朋友要我多寫些音樂的事,要不然大家會忘了我是作什麼的,也好,紅茶分完了,機器沒做新的,寫一些我正在聽的片子,


    這三片都是一樣的曲目,貝多芬的小提琴奏鳴曲,一樣的是九號 " 克羅采 " ,左邊的是 基頓克萊(V) 阿格利西 (P) ,右上的是葛羅米歐 (V) 哈斯基兒 (P) ,右下的是 曼紐因 (V) 肯浦夫 (P),三片各有不同的風格。



     先說第一片,這是朋友拿來我這兒放的,被我扣押一天,聽了五六遍吧。克萊曼好像在跟阿姐尬速度一樣,兩個速度都很快,而且小提下弓下的很重,第一分鐘我幾乎聽不下去,一點也不優雅,說實在我是帶一些些的忍耐聽下去的,


     聽完第一遍,我說服自己,不要跟原先的印象相比,那會讓自己難過,也說不定會誤會了演奏家的詮釋手法。後來我又聽了好幾遍,嗯,快樂的貝多芬。


     第二片,是我非常喜歡的搭配,曼紐因以及肯浦夫,曼紐因的片子我買了很多,喜歡他拉琴的方式,肯浦夫彈琴總是優雅的,慢慢的,不會有情緒激動的時候,兩位老先生在這個片子裡面搭配的非常好,那默契不知道是練了多久一樣,常常會覺得當小提告一段落時,曼紐因一定是跟肯浦夫點個頭,好像跟他說 " 該你了 ~ " ,超完美搭配,超完美默契,我真的覺得這曲子由他兩位來演奏,就是最好的搭配。這片子我總是反覆聽好幾遍的,才會換其他片子。


     這一片還是我家的頭號測試片,泛音好不好聽小提就知道了,低音沉不沉聽鋼琴的低音鍵就知道,系統的高低音比例聽小提以及鋼琴兩者間的分部就可以知道,小提突出的話,就是高音太多了,還有,琴捶的敲擊感也可以清楚的感受才對。


    第三片是葛羅米歐拉琴,哈絲姬兒彈鋼琴,這片子我很少聽完過。我比較不喜歡葛羅米歐的軟軟琴聲,但這一點不是我聽不完的主要原因,在聽這一個片子時,我總覺得兩個人是不是分開錄音的,一點搭嘎的感覺也沒有,各彈各的,有些 .... 不大專心的感覺。或許,你聽的會不一樣也說不定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
colin

colin的小功率真空管機世界

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Frank
  • <p>謝謝你為大家介紹這麼充實的貝多芬音樂細節。</p>
    <p>卸下「樂聖」的光環,貝多芬也有出糗的時候呢! 邀你到我的部落格看看漫畫版的貝多芬! </p>
    <p>一同幽默一下吧!</p>
  • colin
  • <p>     大衛那一片我一直買不下,價錢非常高,當然我指的是 LP ,CD就便宜啦,這些大師級的到後來還是一樣被賤賣,不過這是愛樂者的福氣,大家知道哪一片吧, DECCA 出的,找一下就有。太過有名時,嘿,讓我忘記他的存在。</p>
    <p>    剛剛還找出一片 曼紐因 小時候的錄音《克羅采》,片子上是寫 1936 年錄的,從 78 轉交片轉錄過來的,搭配的是他妹妹 hephzibah menuhin ,當時曼紐因 20 歲,錄音效果算是不好,尤其是鋼琴部分,完全是當作伴奏的腳色,完全沒有你說的 "吵架" 感覺。我到覺得是兄妹兩個在散步,哥哥走快了一些,就叫妹妹跟上,一路上踏著輕快的步伐。</p>
    <p>    福特萬格勒_我倒蠻喜歡的,我覺得他的音樂情緒變化多端,不過這會離題,改天在聊。</p>
  • 寶貝樂樂
  • <p>報告COLIN大,我說的就是那一片LP沒錯,封面是和阿胥肯奈及兩個人擠在一起的合照。</p>
    <p>我推薦另一片PHILIPS的大衛 歐依斯特拉夫與奧伯倫的。</p>
    <p>孔丘曾經說:『質勝於文則野,文勝於質者史,文質彬彬,然後君子。』</p>
    <p>略翻譯為:『本性勝過外表裝飾就充滿自然的野性,外表裝飾勝過本性就太過於機巧美化,本性與外表裝飾平衡,就是君子的美好形象。』</p>
    <p>我對音樂家錄唱片的評鑑也大致歸類為如此,很多音樂家技術很好,但是沒有抓到作曲家的靈魂,唱片聽起來就少了感動。靈魂太多,反而也不耐聽,不會想常去聽,一些福特萬格勒的唱片就是如此。常常聽到福特萬格勒的唱片,心中邊想著:『貝多芬真的有這樣痛苦嗎?』痛苦的程度到全世界都要毀滅一般!壓力真的太大了!</p>
    <p>大衛的是屬於『質勝於文』的,小提琴的聲音粗糙,沙啞,女生吵起來,心頭火一起,原形畢露,潑婦罵街,暢快淋漓、隨意揮灑,當然顧不上形象了,要破音,就給他破,管他的。這張速度比較慢,但是因為大衛的節奏感太好了,強弱頓點抓的很足,不會覺得慢,反而會被他的音樂拉住。錄音優秀,小提琴應該就是這樣的聲音,優美的、粗獷的,盡在其中。</p>
    <p>帕爾曼屬於『文質彬彬』,脂粉味比大衛濃一點,但是還不到文勝於質的地步(我想他八十年代以後唱片感覺比較軟,如他和朱里尼的貝多芬、布拉姆斯協奏曲,就是這個問題。),吵架的時候還要有點姿態,美女總要顧點形象。但是隱隱約約的火藥味,一觸即發的緊迫感,趨近於『翻桌、翻臉』緊張感,總是趨近於破音,但是又拉回來的婉轉,是十足的美好演奏。</p>
    <p>僅供各位男性樂友參考。</p>
    <p> </p>
  • colin
  • <p>哈,這比喻真妙</p>
    <p>我比較少帕爾曼的片子,自從發現他拉琴的方式有些"軟" 之後,就少買了,後來聽朋友說年輕時候的帕爾曼不會這樣,就加減買一片他跟阿婿肯納吉合作的 Sonata ,是 LP 版的,最近唱盤不會動 ( 另一台會動的借人了 ),改天聽聽看。</p>
  • 寶貝樂樂
  • <p>看過一篇文章,說鋼琴與小提琴音域互相涵蓋的部分很廣,也因此曲子很難寫。兩種樂器有如兩大美女,要同時放在一起,很難做到。</p>
    <p>貝多芬的『春』是兩美女和諧、寧靜、和緩的相處,把自己的優點平和的表現出來,不會去特意壓迫對方,有較多的寬容與氣度。</p>
    <p>『克羅采』是乾脆讓兩美女大吵一架,互相『爭奇鬥豔』的潑辣鬥爭,把自己的『特點』用『你死我活』的方式,激烈的表現出來,高音拉的非常高,非常急,非常快,吵架吵到撕破臉的景象也不少。</p>
    <p>帕爾曼和阿胥肯奈及的DECCA把這種『美女吵架』的景象表現得很好,勢均力敵,你來我往,十分好看。</p>
    <p>阿格利希的版本,覺得那個小提琴有點太瘦了,吵架聲音是很大沒錯,但是欠缺『氣勢』,被彈鋼琴的『吃人夠夠』。</p>
    <p> </p>